欢迎来到土地法制网! 登录 | 注册  | 收藏

当前所在:首页 > 法制观察 >

乐清法院首发“农嫁女”土地权益纠纷诉讼白皮书

时间:2017-05-16 13:30 来源:中国土地资源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345 []

  法制网记者王春通讯员纪承伟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集体土地被大量征收,围绕着土地征收补偿费用及其收益的分配所产生的纠纷日益增多,涉及农嫁女土地权益纠纷亦逐渐白热化,“农嫁女”的维权之路往往艰辛。《法制日报》记者从浙江省温州市乐清法院近期首发的“农嫁女”土地权益纠纷诉讼白皮书中获悉,该院审理的“农嫁女”土地权益纠纷案胜诉率高达92.4%。

  据统计,五年多来,乐清法院共审结“农嫁女”案件391起,涉案标的额507万余元。其中判决结案的342件案件中,316起案件均支持了“农嫁女”的诉求,驳回“农嫁女”诉讼请求的26件,驳回原因则是起诉已超两年的诉讼时效期间。

  传统婚姻习俗埋下祸根

  农嫁女权益内容涉及到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土地承包权、宅基地分配权、股权等。乐清法院目前受理的案件主要为农村集体土地被征收所获得的补偿费用以及其所产生的收益的分配而侵害农嫁女的纠纷,该类纠纷存在明显区域特点,乐清按中心集镇可划分为柳市、乐成、虹桥、北白象、大荆五大片区,虹桥地区是此类案件的高发地区,共计325件,占比83%。

  乐清法院副院长范道敏介绍说,受传统习俗观念影响,加之部分干部群众法制观念淡薄,以及传统户籍制度的原因,资源缺失造成的利益分配矛盾,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对维护妇女土地权益规定存在滞后性,以上种种原因都会导致农嫁女的权益受损。

  据了解,由于传统的“从夫居”的婚姻习俗,导致绝大部分妇女结婚后要从娘家迁移到婆家居住生活,而她们原来承包的土地是无法迁移的。土地这种资产的不可移动性和土地承包的稳定性无疑与妇女结婚出嫁的这种流动性产生矛盾,这种矛盾的存在使妇女在出嫁、离婚、丧偶、招婿时往往面临失去土地权益的危险。

  由于长期以来农嫁非妇女的户口无法迁入城镇居民家庭之中,也造成妇女户口欲迁新居住地不能,不迁原居住地又不容的两难境地。

  1988年出生的赵某是虹桥镇东垟村村民,她有两个哥哥,1999年,她作为家庭成员参加了第二轮农村土地承包,她家整户承包经营本村土地面积贰亩玖分伍厘,期限为1999年至2029年。

  2009年11月2日,赵某与江西省乐平市仓田村农业户口罗某结婚,赵某未将户籍迁出,其有关权利和义务仍在原村享有和承担。

  2012年,东垟村土地被征用。村委会通过《东垟村征地补偿款分配条例(草案)》规定“本村女青年出嫁户口未迁出,已结婚登记不给予分配享受,但在2012年1月1日后结婚的给予分配享受”。村委会根据上述分配方案对土地征用补偿款进行分配,以赵某系本村女青年出嫁户口未迁出,已结婚登记为由拒绝发放土地征用补偿款。

  乐清法院经审理,认为赵某依法参加二轮土地承包,现虽已结婚,但户口未迁出被告村,亦未在新居住地取得承包地,应为被告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依法享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各项权利。判决村委会支付赵某征地补偿款2万元。

  经济发达村面临迁户难题

  当前农村特别是城乡结合部的村级集体经济迅速壮大,一般都按人口分配经济收益及宅基地,“农嫁女”土地权益纠纷反映的深层次问题是资源缺失造成的利益分配矛盾。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村干部也大倒苦水:“嫁出去的女儿不愿意把户口迁走,嫁进来的媳妇却积极想把户口迁进来。”

  这是经济发达村面临的难题:农村户口利益的优厚使经济发达村的出嫁女不愿意把户口迁到其他村,而同城镇男子结婚的“农嫁居”妇女更不愿随其夫将户口迁往城镇。

  范道敏分析说,长此以往,导致农村资源和经济利益增长速度有限性同人口增长速度急剧性的矛盾比较突出,人地关系压力逐年加大,利益分配矛盾加剧。“僧多粥少”的局面使村民们认为是“出嫁女”、离婚妇女分走了“蛋糕”,本村自身的利益被剥夺,所以纷纷排斥“出嫁女”、“离婚妇女”等边缘人群。

  虹桥镇河深桥村近几年发展较快,是当地经济较为发达的村。2010年以来,当地“农嫁女”集中提起维权诉讼,以该村作为被告提起的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纠纷有96件,结案标的额高达376.9万元。

  陈某是河深桥村村民,她与她父亲为该村同一农业家庭户成员,在第二轮农村土地承包期间,承包经营本村1.49亩土地。2001年11月,其与汤某登记结婚,汤某是自理口粮户在另一村,陈某户口一直未迁出深河桥村。

  2009年7月,深河桥村土地被政府征用,2010年9月,该村根据“河深桥村征地补偿分配条例”开始对上述土地征用土地款进行分配,两次按人头分配每人共计为45000元。但陈某未分得上述款项。经乐清法院审理,支持陈某的诉讼请求,判决深河桥村村民委员会给付陈某土地征用补偿款45000元。

  村规民约不是法外之地

  记者调查了解到,受传统思想观念影响,一些干部群众以“村民自治”为由,以“经济合作社社员”自居,通过召开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会议等方式,违反有关法律法规而制定出一些村规民约,侵害妇女土地权益以及由土地承包权衍生出来的集体经济收益分配、土地征用补偿等财产权益。

  例如,虹桥镇某村的分配方案规定:本村女性出嫁后,户口未迁出,已结婚登记或已有子女的其本人及子女不给予分配享受。虹桥镇东某村的分配方案则规定:本村女青年婚嫁外村的,以村出具婚姻状况证明书之日起不予享受社员待遇。

  甚至有的村干部就直截了当地说,“虽然法律允许妇女结婚可以自由选择居住地,但自古以来都是‘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我们就按老传统办事。”

  潘某系虹桥镇某村村民,1991年11月30日与非农户瞿某结婚。婚后潘某户籍未迁移出该村,也未在其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2000年至2007年间,该村根据村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决议,将出租集体资产所得的收入,以给与口粮补助款的形式向本村每位村民予以分配发放。在发放该项福利时,该村以潘某系“农嫁非”妇女且出嫁多年为由,不给予其分配享受。

  “本案所涉集体财产的租金收入,属于农村承包经营权的衍生权益,作为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依法有权获得相应的分配权利。”虹桥法庭庭长王晓勇分析说,潘某虽已出嫁,但并未在其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享有任何权益,仍属于被告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此依法享有与本村其他村民相同的分配权益。

  白皮书指出,《妇女权益保障法》、《土地承包法》等法律虽确定妇女的土地权在结婚、离婚后受到保障,但并没有规定保障的具体办法,现行法律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缺少法律依据。正因现有法律规定不明确,在实际中土地权益的分配和再分配都直接取决于村集体的决策,而对违反法律规定的村规民约又缺少纠错机制。

  白皮书建议,在尊重村民自治的同时,规范政府监督、管理村规民约的具体权限和程序,完善对村规民约的审查和监督,确保村民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行使自治权。建议对村规民约采取备案制的管理方式,由村民委员会将本村村规民约向镇政府备案,并接受镇人大和村民的监督,与法律相违背的,由镇政府责令其限期改正。

  法制网乐清(浙江)11月23日电

热门标签: 乐清,法院首,发,“,农嫁女,”,土地,权益,纠纷,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土地法制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政讯通资讯中心主办——金政互联·三农法制调研176网站群平台成员——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土地法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2019 tdfz.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57469288、010-57028685、13381000694 监督电话:1501059698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469288
联系邮箱:tdzaixian@tom.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
客服1: 客服2: 业务: